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特么要是故意的我早特么就踢死你了!!”我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警察也都知道我为什么会踢这家伙一脚,他们看我只踢了一脚就停了下来,也就没有上前制止我。

    其实人在那个当口怕死、首先想到要逃命也实属正常,可你不能只想着自己啊!如果他只是个普通的乘客我自然不会苛责他什么,可他是个司机!他在逃跑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将别人的“生门”全都打开呢?

    我承认人和人是不一样的,有在临死前忍痛也要将车停稳,保一车安危的公交司机;就同样也有眼前这个只顾自己逃命不顾别人死活的公交司机。

    可是面对这种人,我们又能做什么呢?充其量就像我这样,不轻不重的踢他一脚解解气,也再无他法了。现在社会上这种违背公序良俗的人多了去了,如果没有法律的约束,光靠道德的谴责又能起多少作用呢?

    出了派出所后,我还一脸的愤慨,如果刚才不是在局子里,我非一脚把那小子踹掉胯了不可。回去的路上,丁一一脸疑惑的问道,“那会儿你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见什么?”我还沉浸在之前的怒火当中。

    “宋三水眼中的红光……”丁一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听了心中一紧,看来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觉,宋三水的眼中的确是有红光闪显。还有之前那个玩炸弹的李大庆,我在他的眼中也看见了红光,随后他就“暴走”了,非要炸死所有人不可。

    难道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?可我在李大庆死后并没有感觉到他记忆中有什么可疑之处啊!他的记忆和他自己所复述的差不太多,根本不存在有什么东西蛊惑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我就把事情和黎叔说了,他听了就沉声说道,“事情肯定不简单……这两件事虽然在表面上看着没什么联系,可不管是哪一头一旦成事,后果都非常的严重,搞不好就会死伤无数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就算是有人别有用心搞破坏,那目的是什么呢?总不能就是为了减少地救的负担吧?”我一脸不解的说道。

    黎叔这时摇摇头说,“不知道……但是肯定没好事就是了。不过说来也怪了,这两次竟都被你们给赶上了,不知这到底是福还是祸呢?”

    我听了就冷笑道,“管他呢,是福不是祸,要真是祸……也未必躲不过!!”

    黎叔听后就轻哼一声说,“你到是心大……”

    这件事虽然可疑,可我也并没有将它放在心上,否则整天为了这些没影儿的事情提心吊胆,那以后的日子又该怎么过呢?

    没想到几天后白健突然神神秘秘的找上我,说是他手里现在有个棘手的案子,能不能请我过去给看看……我一听就笑道,“哟,白局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客气了呢?”

    结果白健却一脸正色的说,“别提了,总之这事纯属私人帮忙,而且事后还要绝对保密!明白吗!?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