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孙沉商语气含着一层悲凉地道,“土匪太多,我们先别反抗。看看他们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被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,非要带你们走这条小路。”麦琪此时甚为后悔道,“早知道,就不走这条路了。怪我,是我对不起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怪你。谁能想到会这样呢。”唐诗潆宽慰他道,“你也别太自责了,我们见机行事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们被绑在土匪窝里,之前两个土匪在对郝刚和孙沉商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“叫你打我。来呀,来打我啊!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住手!”听口气,此人很像是土匪头子。此人眼睛小而聚光,下巴尖尖的。“别把人打死,我可是要活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俩人又踢了一脚解气,才可作罢。

    土匪头子走过来问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麦琪道:“当家的,我们要去水蒙去见亲戚的最后一面,身上的钱都被偷了,所以就走了这条小路。后来就遇到了你们。我们那两个兄弟实在是迫不得已才出手的,实在是对不起。我向你赔罪。”

    土匪头子等着麦琪:“迫不得已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我们很着急,冒犯了当家的,我向您赔罪了。真是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不管你什么原因。”土匪头子不耐烦地挥挥手,厉声道,“总之,你们被绑到了这里,就要按我们的规矩来。更何况,你们还打伤了我们两个兄弟。所以,你们就更不可能轻易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麦琪心里一寒,斗胆问道:“不知道是什么规矩?”

    “用钱来赎身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身无分文了。实在是没有钱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”土匪头子一声令下,“来人,把他们关起来。先饿他们几天才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几个土匪上来把他们押出去。他们被关进一个屋子里,屋外有四个土匪站岗。

    唐诗潆眼里噙着泪花,关心地问:“你们俩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还好。”孙沉商道,“郝刚,你的伤势比我重,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老子命硬,不会这么早死的!”郝刚吐了一口血吐沫,开始骂骂咧咧的,“妈的,要是让我出去,看老子怎么教训那两个土匪!”

    “行了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就别骂了,省点吧!”段陆道,“我们还是想想该怎么出去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我们得想个办法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王文礼惆怅地叹着气:“他们把我们看得死死的。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!看来,这次我们是悬了。”

    段陆站起来,悄悄从门缝往外望去。只见门口站着四个土匪,四周还有一些土匪在巡逻。他悲哀地摇摇头,“不行,外面的土匪太多。而且他们手里都有枪,要是被他们发现,我们的小命可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办?”郝刚急道,“我们总不能坐着等死吧!”

    唐诗潆道:“要不等晚上,我们再行动?”

    “白天都看得这么严,晚上肯定会更严的。”孙沉商摇下头,道,“我们之前打伤了两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