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啸一脸不可思议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子的懵逼表情。

    真能装!许思韵可是见识过林啸的不要脸,要是平常,她肯定转头就走了,但偏偏,现在不能拒绝林啸。

    谁让他因为自己受了伤,算了,大不了就让他睡沙发!

    许思韵脸上闪过一道绯红,抱起胸,冷哼一声:“别装模作样了,先和你说好,就这一晚,我是怕你讹我,你不要想多,还有,最重要的,你只能睡沙发,走吧。”

    林啸一听,满面春风的说道:“好好好,我就知道漂亮美丽的许警官不忍我流落街头,睡沙发就睡沙发嘛,哎呀,大街上咱俩就别再讨论这种私密的问题了宝贝,咱们乖乖的回家哦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林啸上前挽住许思韵的玉臂,许思韵下意识的挣脱,眼底的悔意越来越深,她总有种刚出虎穴,又入狼窝的感觉!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别再乱喊这些不要脸的外号,不然,不然。”许思韵纤纤素手指着林啸,却发现,自己竟然拿林啸毫无办法,连威胁都不知道怎么威胁。

    林啸乐了,眯着眼睛,呼气声陡然急促,坏笑道:“你拿我怎么样啊,许警官,许美人,我的大宝贝。”一边说,手还要往许思韵的腰上放去。

    许思韵冷淡的脸上,浮现一抹笑意,长腿微微弯曲,猛然用力,使出一记膝冲!

    啊!!

    林啸惨叫一声,顿时从许思韵身上跳开,捂着自己最心疼的老二,跺脚心疼,脸都憋红了。

    许思韵是散打队出身,自身素质极好,尤其是腿上功夫,更是了得,这么近距离,还是蓄力已久的一脚,若不是林啸练过,就这一脚,正常人绝对断子绝孙,但也让林啸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还敢不敢再放肆了?”许思韵上前一步,气势十足,将林啸轻松制服,但并没有真用多大劲,毕竟林啸有伤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了,美人,欧巴。”林啸举手求饶。

    许思韵心满意足的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林啸在许思韵的带路下,来到她住的小区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林啸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,脱鞋,就往沙发上做,见许思韵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,又捂着胳膊,哀嚎道:“哎哟,疼死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许思韵捏了捏手,重重呼吸了下,平复心情,就去卧室拿医疗箱。

    趁这段功夫,林啸眼里的玩世不恭消失,两腿盘坐,慢慢运气,周身气流犹如翩翩起舞的小蝶,围绕着林啸,聚集在他的两袖,四肢,五体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人见到这一幕,一定会惊呆,林啸此刻和武侠电视上演的一模一样,甚至比之更强!

    一分钟后,林啸结束这种状态。

    这套运气修炼法,是老头子教他的,从小就沿用,想起那个老头子,林啸就一阵头疼,老头子给他养大,教他不少招式,从小就把他练的不像人样,五岁就让他和一群山猴打架,每次喝醉就拿他练醉拳,还有好几次,偷看对门王寡妇洗澡的时候,把他扔出去,说是练弹跳。

    但,自从他进入军营,见老子的面也少了,说起来,还有点想他。

    就在林啸回想和老子相处的美好时光时,许思韵换好衣服从卧室出来。

    许思韵见到林啸竟然把脚放在自己心爱的沙发上,顿时怒火中烧,把医疗箱重重的摔在茶几上,冷着脸,喊道:“喂,把你的臭脚放下来!”

    被许思韵一声训斥,林啸被拉回现实,连忙将脚放下,往许思韵看去。

    许思韵平常出任务,在警局,都是束发,今天却将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披在肩上,而额头是一抹空气刘海,高冷迷人中带着一丝小俏皮,纤瘦的身材,配一件暖色连帽卫衣,紧身裤下面显露出柔美的曲线,里面就是让人联想的纤纤玉腿。

    这一眼,竟让林啸有种惊鸿一瞥的感觉。

    许思韵柳眉微皱,林啸始终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